让中国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

游山游水游天下,爱国爱家爱自然...

当前位置: 首页 » 攻略 » 视点聚焦 » 正文

广州女孩塔尔寺磕大头的五天

发布日期:2018-06-10  浏览次数:189

 走进青海,朋友们都以为我会一路风光地回来写满满一篇游记。对於大多数旅者来说,贪婪地用自己的双足踏过更多的地方,是他们一路旅行的渴望。谁也没有想到,我却用我的七天假期,满满地放在西宁南郊湟中县的塔尔寺,一个神奇的地方。

和塔尔寺的缘份,很简单而直接地缘於三个多星期前我遇到的一篇天涯网的文章,一个女子在半年前在青海塔尔寺疯狂磕大头的经历。本来超过一千字的网上文章我都不会看的,但却不知道为什麽看完了她的文章,觉得这种经历很吸引、很迷人。很疯狂地,几天後,我就请了假、买了机票,一个人拖着一小箱行李从大南方来到风雪大西北。

第一天一大早,我就辗转来到机场。飞机从白云机场起飞两小时後,经停在了古城西安。啊,我的一个好友在西安呢!我很兴奋,到处到固话,想给他一个惊喜。可是机场里的都是磁卡电话,只好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嗯啊,你知道我在哪里吗?”他开玩笑说:“你总不会在西安吧?”“啊哈,正是,我人在西安呢,哈哈……”

当然,这是白兴奋的,因为我人还不能出安检呢!半小时後,飞机再度出发,飞往我的旅行目的地,大西北青海的省会西宁。飞机起飞後,机上开始供应伊斯兰食物。我要了一份点心,不过马上後悔了,因为供应飞机餐的这家公司正是我们公司每天供餐的供应商,那种食物的味道,我远远地就觉得这机舱就像我们公司的饭堂!嗨,放大假还要继续吃这个航空食品~~~

一小时後,飞机终於到西宁了!啊,我很兴奋,这一天,我都觉得自己的旅行无比地神奇。虽然过去差旅无数,但像这次那样,悠着自己的性子说干就干地把自己忽地变到大西北来,还是像做梦一样。飞机一着陆,我马上就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大西北气息。过去我曾到过大大小小十多个机场,从来没有像西宁机场那样建在黄土坡围绕的一小片空地上的。我探头出去看了看,发现这个机场比我曾经去过的苏比克军用机场还要小。在这一片空地上,我们的飞机就孤零零地在滑道上悠转着。到达厅就在前方,四条登机桥也是静静地闲放着。

下了飞机,我在玻璃幕墙上往飞坪看去,发现机坪後的黄土坡上大大地堆着几个字“西部大开发,青海大发展”。就这十个字,大大地横跨着整个机坪,再一次向旅人提示着大西北的味道。

西宁机场很像一个稍大一点的客运站,从下飞机到出到达厅,其实就是不到五分钟的路程,和白云机场那种让人走得腿疼的距离相比,真是有很大的区别。很快地,我就买到机场大巴的票,耐心地等待着发车。

西宁的机场大巴只有一条线,所有到市区的旅客都只能乘坐这一趟大巴。上了车後,我很惊喜地发现,大巴的终点正是到我订的酒店那里。真是太棒了!我在西宁是唯一一个我自己旅行却从来没买过地图的城市,似乎宗喀巴佛知道我要来朝拜一直都在默默护佑着我平安顺利。

不久後,车就到了西门体育馆。我才发现,原来我订的酒店,正是在西宁的最市中心,这里交通、购物和饮食都无比方便,比起我以为要来大西北来吃大苦,真是幸福极了!之前没有怎麽研究过西宁的地图,但我发现我选的地方非常好,很快我就入住了酒店。

酒店有地暖,房间朝着河边,风景甚好。我稍作安顿,就计画出去转转,打听一下怎麽去塔尔寺,打算第二天再过去。到了酒店前台,服务员说,不清楚附近有客运站,让我到火车站去找车。我甚奇怪,因为网上有攻略提到过,好像在西门体育馆附近就有车。不过既然当地的人这麽说,我就想好了,吃点东西再去看看到火车站怎麽走。

出了酒店,向昆仑桥方向走去,我却惊喜地发现,到湟中塔尔寺的车正静静地停在路边!啊,车都在我跟前了,我怎能不上呢?

上了车,车不久就启动了。我再一次感觉很神奇,好像一切都被安排好似的,清晨我人在广州,上午停在西安,中午到西宁,下午就已经来到我的旅行的重要目的地塔尔寺!突然觉得,自己一天都走了一年的路了!然而,在两个星期前,这塔尔寺、大西北还在我的生活中连泡泡影都还没存在。

到塔尔寺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这是一个很壮美的藏区寺院,依在山上建了大大小小很多的殿堂。第一天的天气很好,高原的阳光刺眼地照耀着,只是零下的温度让一些积雪还静静地躺在一角。听说塔尔寺的门票是80元,我到门前看了一下,果然。

广州女孩塔尔寺磕大头的五天

因为今天已经没时间磕头了,所以我决定不买票到山上转一转。跟汉区的寺院不同,塔尔寺没有围墙,游人随意在其中穿行。所谓的门票,其实只是进几个大殿参观的票而已。所以我很顺利地一路走去,到了地势很高的绿度母殿。因为没有买门票,其实我心虚得很,不敢到处乱闯。到了绿度母殿,我心想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向寺里的阿克打听一下磕长头的地方。

在殿里,我恭恭敬敬地向绿度母磕了一个长头。其实我修习的是南传的佛法,之前对藏传佛教可谓是一无所知,所以对满天神佛的了解就少得可怜了。只是我觉得,我有缘走到这里,在第一天在塔尔寺进的第一个佛殿是绿度母殿,那麽我就着一个缘份以表自己的恭敬心。

磕完头,起来,看到一个阿克也走进来。他似乎一点都不奇怪我在这里,也根本没问过我要门票的事。後来我才发现,在这个寺院里守殿的阿克都似乎对门票漠不关心,只是偶尔看着会过问一下,而且还是随心随性。之前在网上看到几篇游客的文章,都觉得塔尔寺80元的门票太宰人,似乎寺院都脱不了金钱世俗。但我在这里却看到,其实高价的门票大约不是阿克们所关心的事,当然不知道是不是和分成有关。

我看着这个阿克进进出出的,一时都不知道怎麽走过去问。来这里磕头的大多是藏民,或是藏传佛教的修行者,不像我这样什麽都不懂说不清道不明就悠着性子跑来了。我不知道大家为什麽来磕头,甚至在开始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准备向谁磕头,只知道,我的心想来!可是,可是……可是这里真是可以随便磕吗?要怎麽磕?还有什麽要做的?

看着天快黑了,我马上要坐车回西宁市区了,我也顾不了太多,壮着胆子跑上前去说:“法师好,我想来这里磕头,不知道该去哪里”。那个阿克於是告诉我,他们是在大金瓦殿磕的头,问我去过没,还有大经堂。我说,我哪里都没去过,下了飞机一溜地直直就到这里来了!阿克很好奇,用非常难听懂的汉语问我哪里来的,我说是广州。他问我打算在这里磕几天,我很惭愧,怯怯地好不容易地说了两个字:五天!因为我知道,来这里磕头的人,大多都是决心磕不够十万个绝不离开塔尔寺的!不过我没这麽长的假期。事实上,我也没那麽大的决心。我连自己为什麽要来磕头都说不清楚哩!

我问那个阿克,我来磕头是否天天都要买门票。阿克说,来磕头的都不用。说完他还一笔一画地在纸上写下他的名字和手机号码,用我听了半天才听得懂的汉语说,如果下面看殿的阿克要验我的门票,可是让他给他电话。我很感动,好好地藏着那张纸条,谢了他,一路地走回去了。因为塔尔寺非常大,而那个时候已经下午六点多了,我必须赶回市区去。

回到酒店,我很累地睡到第二天八点多,赶着要自己起床了。喔,这是我第一天的磕头哩,目标:1000个大头!

再一次颠波着来到塔尔寺,一个在门外招徕游客的导游马上围过来,问我要不要请导游,再一次告诉我塔尔寺门票80,学生票40。我婉拒了她,然後进到塔尔寺大门广场上的标志性建筑——八塔前。我看到一个藏族老奶奶在围着八塔转着顶礼,於是走上前问她大金瓦殿怎麽走。她看了一下我,说在山上,但我去不了。我问她为什麽,她说,那里可是要门票的!我骄傲地说,我是来磕长头的!那个藏族老奶奶听了很欢喜,告诉我来磕头就不用门票了。我甚是奇怪,难不成寺里的阿克能有金睛火眼分得清我是来干嘛的?!

谢了她,我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买一天的门票。因为没有门票我好像做贼心虚一样。我心想,我还不知道怎麽做供养,太复杂的东西我也不想去弄,就买一张80元的门票当做供养吧!不过後来几天证明了,我从来没拿过这张门票出来。(写到这里,我是有一点犹豫的,不太想有驴友因此看了我的文章,所以知道了逃票的机会。塔尔寺很迷人,敬佛心也就是恭敬自己的心性。供养一张门票,也只不过是为自己在这古建筑里留下脚印埋个单。)

终於,我来到了大金瓦殿。大金瓦殿说是整个寺院的主殿,但却深在巷子里,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还真不知道要去找到它。这一点,也真是汉地里的寺院有很多的区别,因为没有几个汉地的寺院的主殿是让人找不到的。

大金瓦殿其实占地很小,大约不到一千平方米。虽然山上很冷,但一到殿门口我就见到传说中磕头供佛不倦的那些朝圣者。殿前有一排大约一个人身高那麽宽的木地板,上面密密地已被十多个努力磕头的人占上了。有几个後来的,就只好在冰冷的石板地面上磕。我呆呆地看了一小会儿,明白了自己也是只能在这地面上磕头,於是开始整装做准备。

这一天我只是带了一对手套,一对用於滑行的护布和一对有厚海绵的护膝。但我发现,来的人都自己带了毯子,人趴下的时候可以趴在毯子上。因为我没有毯子,所以只好脱了外套垫在地上。不能管这麽多了,今天的任务可是1000个哦!

冰冷的石板的位置其实也不多,只是大金殿前约2米宽的一条过道。我开始磕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好多人走过,我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趴在行人的脚边,感觉很奇妙,但也有一点恼人,因为我一次又一次地要看着行人的脚来趴下,以免被人踏上我的头。後来我才知道,这些行人大多是围着这个大金瓦殿转圈的人。因为藏人认为,这样转一个圈也就等於磕了一个头。天,虽然走路比磕头容易,但走一圈的时间最慢可都能磕上十个八个头了!

想着我是从几千公里外的南方跑来为了磕头的,无论如何多麽困难我都要完成这个任务。所以我还是一个接一个地磕,顺便感受这种不断被路人打扰的恼怒感——其实,我也何尝不是挡在路上打扰了行人呢?

其实最打扰我的是一个驻着两个拐杖的一个双足残疾的人,大概像是小儿麻痹的後遗症。他的两个腿都不能独立用力,所以只能靠着两根木条摇摇摆摆地走路。如果他是走在广州的大街上,我一定会以为他是乞讨者。不过後来几天,我都看见他早早就来到殿前,驻着拐杖一圈一圈地走,让我非常感动。有几次我向他投向微笑,他也微笑地看着我。

磕了一会儿,大约快到中午了,在石板上磕头的人不见了,只剩下我。没有前面的磕头的人挡着,只有我横在这只有2米的过道上,行人就更容易踩上我了。後来有一个阿克经过,叫我起来,指着边上一个木板的位置,让我过去磕。我不确信是哪个位置,不敢走过去。那个阿克用也是很难听懂的汉语反复告诉我“休息……休息……”後来我才弄懂,他说他先休息一下,所以让我用他的位置。我一定要让他带我过去,以确信我没用错别人的位置。因为我是新来的,也不知道这里有什麽规矩,怕占了别人的位置还用了别人的毯子。

移到木板上,我滑了第一个头。哇塞,真爽!原来这木地板已被经年累月来磕长头的人磨得光滑光滑的,上面的漆面都脱了,人一滑下去滋溜溜地顺。而且我用了阿克带来的折好的毯子,人一压下去就有厚毯垫着,温暖而舒适。我害怕等那个阿克回来我就要让出这一片净土,拼命地不停磕,一直磕到第五百个,实在很口渴和饥饿了,才离开。另一方面,我心里担心着其实那个阿克早就回来了,只是看我在磕所以没让我走开,所以我还得把位置让出来。期间我看到一个广东游客走到我身边,小声地用广东话念着旁边的介绍文章,我抬起头向她打招呼,她惊呼了起来,没想到旁边的这个“藏民”原来是广州人,和她同城。我感觉很有趣,在这里当藏传佛教的“信徒”的感觉很有趣。

第一次连续不断地磕了500个长头,虽然知道和这里的藏民相比还差远了,但心里还是很自豪。这时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早上我没怎麽喝过水,所以下山找水喝是当务之急。我出了塔尔寺的大门,在门前的小摊上买了一瓶3元钱的茶饮料,当然,在零度的天气,水是很冰的。虽然我自己带了一条面包,但我还是从一个老伯那里买了一个热乎乎的烤地瓜吃。後来几天我才知道,这一顿是我在西宁最丰盛的一顿午餐了。

门前一个卖小饰品的阿姨走过来向我兜售。我觉得自己是来磕头的,买纪念品麻烦,所以就摇头。後来经不住那个阿姨很有毅力地变着戏法一个又一个宝贝拿出来,我买了一个小转经轮玩,顺便指着前面的藏医院问那个阿姨,藏医院和中医院的区别。阿姨回答得很正确:那里用的是藏药啊!我很好奇,很想进去看看病试试,但一时也不知道该看什麽好,还有就是不知道应该怎麽看病。後来回到家我上网一搜,才知道塔尔寺藏医院是挺有名的,分院都开到北京去给北京市民看病了,很有点後悔没进去试。

吃过烤地瓜,觉得能量足了,我折回大金瓦殿,看到刚才让出位置给我磕的那个阿克果然回来了。不过宗喀巴佛保佑,那个阿克旁边又空了一个位置出来。我很高兴。我在那个位置安顿好,因为没有毯子,所以只能继续用我的外套垫着肚皮地磕。这时我发现我的左手边也是一个阿克,比刚才那个要壮一些,一趴下就整个很巨大的身子摆着。他看我在穿护膝,拿过来看,然後也是不熟练的汉语说“这个好”。後来几天也有几个藏民对我的护膝很感兴趣,问我在哪里买,多少钱。当我告诉他们是在广州买的,只要几块钱,他们都很羡慕,以至最後一天我临行的时候有一个藏族阿姨把我用了几天都磨脏了的护膝拿去。那时我正准备把护膝扔掉,几乎都不好意思送给她。

从三点半到五点半,我又连续磕了五百个头,然後下山回去了。我记想我看的那篇文章,那个女孩也是第一天磕上一千个头,然後第二天就不能动了,只磕了三百个。我也有点担心,因为胳膊奇痛,而且原来我有颈椎病,在高原的山上受凉,前斜角肌就更痉挛了,把右手扯得很紧。但我告诉自己,不管这麽多,什麽痛苦都要克服呵,不然就白来了!

吃过晚饭回到酒店,我发现自己连坐下都不想了,直接把第二天出发要拿的东西收拾好就去洗澡。我打算第二天把酒店的一个毯子拿过去垫。

这一天我睡得很早,晚上九点多就睡了。胳膊似乎抬不起来,我只能左右手交替地互相帮助脱下袖子。然後,我就大字形地躺了下来,花了近二十分钟按摩头部,前斜角肌,颈肩交界,还有手臂和胸大肌。因为我害怕一觉睡醒就和文章那个女孩一样动不了了。按摩完後,我就躺着修了一小会儿内观禅,目的是让自己的气血循环更畅通一些,以便第二天恢复得好一些。

第二天起来,手果然是生疼生疼的,我挣紮了半天才爬起来,穿好衣服。想起今天又是1000个大头的任务,痛苦万分。不过接下来几天,我的手臂越磕疼痛就越减轻了,看来是可以逐渐适应的,只是前斜角肌牵拉右臂的问题一直不得解决,不过这个毛病也折磨了我好几个月了,等回广州再说吧(这也是我後来後悔没试藏医院的原因)。

後来几天,我一天比一天早去。本来是希望早点去早点把头磕完回酒店的,不过後来我渐渐磕的数量加大了,第二天还是1000个,第三天1300个,第四天1500个。不知道是否宗喀巴佛的护佑,我很幸运地,每一天都能有木地板的位置。就算是去到的时候没有位置了,磕了几十个後就会有位置了。那里的藏民都很好,我去到没有位置,等哪里一有空位了,他们就会热情地招呼我过去,或者如果有人休息了,就让我先在那里磕着。不过因为这木地板的位置实在很难得,而且我一走开就会被其他人用去了,所以我渐渐地发现自己对这仅能容一身之位的地方很是执着,极生怕没有了它就完成不了任务。所以後面几天我都没有下山去用午餐了,一来时间的确很紧,我每天都得磕到下午五点半才磕完当天的任务,二来一走开回来没位置就更难完成这些数量的任务了。

第二天我自己带了水,不过因为山上的天气冷,水是冰的。旁边一个阿尼(女法师)看了,说我这样不行,磕得热乎乎的一口把冰水喝进肚子里,让我进那边的小屋拿热水喝,这我才知道原来这里有人专为磕头的人烧热水。不过因为我担心走开了位置没有了,所以进去一倒热水就马上回到位置上。我常常对自己说,哎,你看,你什麽都放下了来这里,最放不下的就是这方寸之地。

後来我和这个阿尼聊起来,才知道她去年已经在这里磕了一年了。哇塞,真是难以想像!我问她,为什麽选择磕头,她的回答有趣极了:这是我的职业啊,磕头念经就是我的职业啊!後来我把这话告诉我一个朋友(後来我们在兰州见面的),我俩笑得肚子疼。

後来几天我都没有用午餐。但我发现殿里每天会给我们磕头的人发两三个芦柑,所以这柑就成为我的午餐。因为我忙着磕头,而且柑很冻,所以一般中午我只吃一个,下午结束後再吃一个。後来两天有人给我倒了奶茶,大概也是那个小屋里的人熬的,热腾腾的,能量很足,很香的酥油的味道,给我增加了不少体力,我很感激。

到後面两天,山上变冷了,没有了阳光,而且飘起了鹅毛大雪。我们是在半户外,只有一个殿檐遮挡,所以磕着磕着我的背上就有很多积雪。开始的时候我只顾着磕头不知道,但我的颈和背一受冷就会生疼,那天我磕着都感觉好疼,所以回过头来一看,才发现这个雪可是大啊。但我不能停下来,特别是後来一天要磕1500个那天,虽然体力上是极尽消耗了,但我只要停下来三分钟,全身就冻住了。因为要磕头,所以我穿的衣服是极少的,只是一件毛衣,加一件单层的外套,而且没拉拉链。袜子只穿一双,也不是毛袜,就是我们平时穿的那种。除了最後一天,我都没戴手袜,因为我用了护手套。围巾和帽子就更不能戴了。

我约莫地估计一下,这里的温暖大约会到零下二十度。因为在西宁市区就零下十度八度的,湟中县的海拨就更高,风雪也大得多,而塔尔寺在湟中县的山上,就可想而知了。然而在这样的天气下,我看到这里有很多“奇人”。

奇人一:我旁边有一个阿克,下午休息完一上来就以比我快三倍的速度在磕,哗啦哗啦的响,让我为自己的速度心生攀比的焦虑。大约过了半小时吧,旁边一个人唤他停下来吃柑,他就呼呼地坐了下来。我亲眼看见他的头上冒着好多白烟,慢慢地全身都在冒白烟!哇塞,这可是在武侠片里才看得到的情景。

奇人二:一个老阿克,看样子五六十岁的年纪吧。那天我在石板上磕着,有一些人在一边走着,而他,则盘腿坐在院子里那棵菩提树下转着个什麽东西(前面说的那个阿尼介绍过的,但我不懂藏传佛教,所以没记住名字)。我磕着磕着,突然听到天上有飞机飞过在头顶盘旋的声音。因为我是在机场上班的,飞机声听惯了,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以为就真是那麽一些飞机飞过了吧。可是後来继续磕着,忽然觉得不对劲呀,这里怎麽可能有飞机呢?!整个西宁一天就没几台飞机起降,更别说这里是南部郊县湟中的山上了!我环绕着看这里的人,也看那个老阿克,但他的嘴巴没动,我一直不敢确定这声音就是从他的嘴巴里传出来的。他一边转着手里那个东西,也转过头来看我。後来我休息的时候,又特意围着他走过,弄了大半天,才终於肯定那个似乎从天上传来的嗡嗡声是他发出的!後来第二天,雪更大了,他来了发现没有地方磕头,就居然直直地盘腿坐在雪地上转那个东西。那天就是我停下来三分钟都会冻住的那个天气,可是这个老阿克是光了一边的胳膊的,在雪上一盘腿就坐了近两个小时!我分明看到他目光很安定,一点颤抖的样子都没有。他坐的地方好像有些雪融了点,湿湿的,但他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屁股下是否湿的,一直坐着。

奇人三:在下很大风雪那天,我看到几个女性藏民,拖着她们很长的民族衣服,三步一磕地围着大殿转圈。地面上有雪,有泥巴,不知道是否有水,但她们也是口中发出我认不得的呜呜声,围着大殿趴着转呀转。以至最後一天,我也受他们感染了,决定一定要试一下三步一磕的修法。

第三天,我原来给自己的任务是1200个,因为我想多磕点,这样第五天就有时间在寺里转一下,然後也回西宁转一下。因为每天我只顾着磕头,根本没时间做其他事情。当我磕到一千多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我要给一个怀孕的朋友祈福。因为不知道如何供油,所以我决定用我的身体来供养,於是为她多磕了100个,希望她母子平安。於是,实际上我一共磕了5100个长头。

到了第四天,我给自己的任务是1500个。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我很害怕因为没有木地板而完成不了,於是暗暗向宗喀巴佛请求护佑,让我能有这一寸珍贵的地方。当我来到殿前的时候,很幸运地,我真的看到有一个位置是空着的。於是我赶紧过去,把东西放下,马上磕头。但刚一开始,一个藏族女孩就过来,她把她的毯子往我的位置上放,我看着她,想问她是否要这个位置。我记得前一天这个女孩是在另一个地方磕的呀,她还打翻了我的水,把我的位置弄湿了,那时我并不太介意,只是因为这样而让我印象深刻认得她。我心里很不情愿给她,所以也一动不动没离开,但也不清楚这个位置是否就是她的,一直瞪大眼睛看着她。而她也没和我说话,而是和我旁边几个藏民叽哩咕噜地说着,那个个藏民也叽哩咕噜地回话,不时又笑笑,又看看我。从他们的眼神里我知道我真是抢了她的位置了,可是仍然不愿意放,我想和他们交流,但他们的话我一句都没听懂,他们也没用汉语跟我说话。於是我只能跪着很不安地看着他们。这几个藏民叽哩咕噜地说了一轮後,那个女孩就拿起自己的毯子走了。我看着旁边的参与说话的一个阿克,用眼神问他是怎麽回事,那个阿克笑笑,一摆着,示意让我继续。旁边的另外两个藏民也就继续磕了。他们都磕得很快很有力气。而我那天却好像不太能磕得顺。哎,我的任务可是1500个哎,怎麽完成呢?磕着磕着,我发现了,我这种很不顺的状态和刚才我跟那个藏族女孩争木板地有关,我觉得我抢了她的东西,让她走了,现在又和旁边这几个藏民一起磕头,他们一定不欢迎我了。我这才发现,真是修善心是多麽的重要,因为如果我让出了位置,哪怕是去侧殿磕,地板没那麽好,但我心坦然,就不会受到自己的惩罚。

後来磕到两百多个,我实在累了,就停了下来,很郁闷地呆着,心里好像不是太开心。这时小屋里烧水的那个阿伯又过来派柑了,我继续磕着,因为每一次我都不确定这些水果是可以派给我吃的。那个阿伯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正在磕,旁边那个藏民阿姨就笑着帮我拿了递给我。我也笑着她着她,从她的眼里我才发现,其实我并不真像自己想像的那样被他们不喜欢。後来我又累了,停下来,再旁边的另一个刚才参与说话的阿姨也停了下来,看着我,微笑着。我也笑着。她就和我说话。一开始我没听懂,搞了老半天我才知道她是问我哪里来的,我就告诉她我是广州来的。然後她也很好奇,问了我很多,譬如住在哪里呀,问我磕几天呀,还告诉我她是甘肃过来的,一天磕近三千个头。哎,我这天1500个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真是惭愧极了!慢慢我才发现,原来这个阿姨已经是这几个藏民中最能说汉语的了,我旁边的一个年轻一点的阿姨和另一边刚才示意让我继续的小阿克都不会说汉语。但他们都对我有兴趣,不时会笑眯眯地看着我,互相在说着些什麽。我顿时觉得舒服多了,原来他们还是喜欢我的。当我继续磕的时候,我就没觉得那麽累了。诶,在我们生活和工作当中何尝不是呢?所谓累,体力累是很少的,心在累,为欲望,为冲突。

因为是几个磕头磕得很牛的藏人中间,所以虽然我已经磕得比以前快了,但总觉得自己很差。後来小憩的时候,这几个藏民拿出他们的藏族食物分给我吃,还帮我到小屋倒了满满一杯奶茶。这时,一个说汉语的阿姨也走过来,看样子是挺认识他们的,也被招呼着吃藏族食品。我看难得遇到一个说汉语的,很高兴,於是就问她是哪里来的。这个阿姨告诉我是宁夏来的,并说我眼就看出我是个南方人。我说是的,我是最南面的广东过来的。这个宁夏阿姨听了後很是赞叹,说南方人能来这里磕长头,这种苦没太多人能受得了。很多南方来的居士都只是烘个油就走了。所以她很随喜我,还问我是否修密宗的,我告诉她不是,之前一点不了解,只是突然想来了就来了。她说可能我有这样的因缘吧,我说,嗯,随缘吧。

跟这个阿姨说过话,也吃过了奶茶,再磕头我顿觉得精神百倍。原来我是觉得自己很差劲的,而且人家都来磕十万,我却只来五天磕个五千,连说都不敢说给别人听。可是经过这个阿姨的赞叹,我又觉得自己真的很了不起,我是一个南方来吃这样的苦的人呐!於是後来我磕得顺多了。下午的时候,有一个人递给我一张崭新的1元钱。我很惊愕地求问於旁边的藏族阿姨,她们的话我也很难听懂,於是那个能说少量汉语的那个阿姨就跟我说“你知道嗡嘛呢呗咪吽吗?”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麽嗡嘛呢呗咪吽有什麽关系呀?但当我真确定一次,她确实说是嗡嘛呢呗咪吽,她说这就是嗡嘛呢呗咪吽!啊,我还是不明白这1元钱为什麽叫做嗡嘛呢呗咪吽,不过我理解大概因为这个人看到我们在磕头,所以会随喜给一点钱,意思就是随喜和鼓励吧。因此,我也很高兴,收了那1元钱,打算好好保留着作纪念。

第五天,因为有前面两天提前磕了700个,所以我只需要完成300个就可以自由了!前一晚上我睡得特别香,原来任务轻的日子是这麽舒适,同时也有点惭愧其实自己也是那麽好逸恶劳。因为这天要退房了,晚上要去兰州,所以我没有毯子用了。不过因为只是300个,所以也没有关系了。

其实我早就想好了,我对早前看到那些趴在地上做三步一磕的藏民很是佩服,心里想一定要在最後一天试试。而且我穿在外面的一件单层外套是我在第一天用20元买来的,就是为了磕头不怕弄脏我原来穿的外套,那麽最後一天就用来趴地吧!

可能因为对木地板不执着了,结果去到那里还真的没位置了。之前那个阿尼也来晚了没位置,於是我和她转了两圈殿,然後看到一个藏族阿姨在为诸佛供油。因为这是我临行前了,我就马上跟着她和那个阿尼去供。在附近的几个殿供完酥油,我想请那个阿尼带我去其他殿供,不过阿尼说那些殿都很远。说着,她建议我在大金瓦殿向宗喀巴佛供一盏金灯(就是大一点的酥油灯),她说去年汶川地震的时候她就供了一盏,要一百元钱。我一听,哇塞,好贵!当时,我的心里就不情愿了,因为在我看来供油敬佛只是恭敬自己,在南传修行者心中根本没这麽多满天神佛的。不过阿尼很热情,还是带我去问守殿的阿克是否有金灯,阿克说还有。到这份上了,我觉得不供说不过去,也觉得自己是佛祖面前太斤斤计较,所以还是拿出了一百元供上。

供的时候,阿克把灯点了,递给我,要我放在额前许个愿。许愿?接过灯,我的大脑一下子堵住了,被人看着地许愿我觉得很别扭的,而且之前也没想过许愿,所以没想好就急急地默念了三句话:噢,天下太平,阖家安康,好姻缘。然後,我又觉得自己说得语法不通的,自己都觉得不对劲,又默念的补充了一下,希望世界和平,我的家庭阖家安康,我早日有个好姻缘。

把灯交给阿克後,我自己都觉得甚为惊讶,为什麽第一句是太下太平?大概是因为受刚才那个阿尼的影响,觉得应该为更多的人祈祷吧。也说不清是否有一点超我的影响,觉得来这里是修行的,不应该太为自己的欲望而祈求,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的心修来的。

供完灯後,我心里还隐隐心疼我的那100大圆。因为之前我已买过80圆的门票了,又买了酥油和出了供油钱,所以加起来都花上两百多元了。但同时我又觉得自己不能这麽小气,心里很是惭愧连供灯都供得这麽计较,宗喀巴佛一定会笑我了!不过後来想想,我这几天来有热水喝,有水果吃,有奶茶喝,还得感恩於他人的供养,自己供那麽一点点钱其实一点都不为多。

供完灯,我决心开始磕三步一磕的长头了。不过这天天气居然转晴了,而且经过刚才的折腾,阳光开始出来,房顶居然开始融雪。我围着大金瓦殿走了两圈,看到一些地方的屋檐正哗哗地漏着水,殿的前面和左侧的地面都湿了,伴着别人走过的泥浆和雪,看起来很脏。天啊,这样子我怎麽能趴着磕啊?

但是我三步一磕首的愿望很强烈。我觉得这是我剩下的最後三百个头了,很应该尝试一下,去完成这些体验。於是下定了决心,我就从殿前往左方向开始。当我每三步要趴在地上的时候,我才发现了大地的真相。你知道我们每天走的路是什麽样子的吗?我用胸怀去贴近大地,用双手向前伸地拥抱大地,用额头无条件地点叩大地的时候,才知道,平等和接纳是面对一切痛苦的态度。因为围绕大殿的地面有雪,有水,有泥浆,有些地方,明知道这第三步走过去,我就要跪在水滩里了,可是,我不能选择。一个平等,坚定的修行者是不能选择他的大地母亲的,我必须遇水跪水,遇泥趴泥,即使额前要点叩的是一滩污水,我都必须坚定而无选择地按着既定的节奏和速度前进。就这样,转了两圈,我感觉自己就像过了自己的一生。其实,我还是没有做到平等地接受我的生命。遇到泥水了,我好希望我的三步迈得大一些,赶快避过去;或者当预计到额头要点到水滩了,我就侧了一点方向;当前面是干躁的石板,我的步子就迈小了,好希望在这里多磕几个……我看着自己的心,每一刻都在选择,选择,分别,分别……这个好,那个不好,这个喜欢,那个不喜欢……

喔,这真是一种美丽而震憾的修行,无怪乎很多修行者会从他的住地三步一磕地用他的身子量到拉萨,然後就成就了初地菩萨。因为这确实是一个很震憾心灵的方法。用心理学的语言来说,就是行为疗法吧。

不过,我当然还离什麽初地菩萨还差十万八千里了,当我转了两圈後,我很害怕外套下的毛衣都湿了不方便穿回去,就起来在固定的地方磕完剩下的那点数量。

这当中有一件有趣的事。不知道是什麽原因,这一天只有我一个人行这种三步一磕首的长头礼,其他人都是走着或在木地板上,所以我就显得特别突出。塔尔寺的主殿是游客的必经之地,每一天都会有很多游客在外面的导游的带领下来到殿前,然後惊奇地看着我们这些日复一日磕长头的人。而这天,只有我一个人满身泥浆地趴在地面行礼。所以一群穿着整齐大概是出公差路经游玩的游客就在我前面停着,很好奇地看着我在他们前面无选择地拜倒又起来。我听到其中一个人问旁边的一个阿克,这是一个藏人还是汉人,因为导游说这里的都是藏人。那个阿克嗯啊地看着我,说也有汉人来这里磕头的。我听着他们谈论我,心里觉得好自豪,心里告诉他们,哼哈,其实我是一个广东人,一个外资公司的白领,来这里变成这个样子,哈哈……

不计算给朋友祈福的数量,我在激动地数着:4998,4999,5000!太兴奋了,这麽多天来的受冻,受累,受饿,受疼……哇塞,随着这个5000的数字而划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起来,把沾了泥水的外套换了下来,我看着这麽多天来伴着我的大金瓦殿,心里真的很有点不舍。还是这麽神奇的藏民,过着和我们大都市人不一样的生活的藏民……这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临行的时候,我和相熟的阿尼\阿克告别,看得出,他们也不舍得我。

穿好衣服,我用梳子整理一下头发。这时,站在前面的一个阿克走过来,善意地告诉我不能在这里梳头。我哦了一声,把梳子收起来。因为我不懂这里的规矩,所以他们说什麽我遵守就是了。那个阿克又笑着用汉语解释到,你知道了,这是宗喀巴殿,头发掉地上,不好。

我也笑着,回应道,嗯,我是南方来的,不了解太多呢,现在不梳了。後来当我离开後,我才发现,其实当时我的心里在说:

我的头发啊,不是我的;

我的头发啊,掉到地上,消去温度,化作泥土;

我的头发啊,不是我的;

我的头发啊,化作泥土,吸收雪水,沫浴在春风中;

我的头发啊,不是我的……

呵呵,再见了,美丽的塔尔寺,我相信,慈悲智慧的宗喀巴佛会理解我的诗。

回到西宁,我又逛了这里着名的清真大寺。到了市区,这里就是回民的世界了。不过对於我来说,我是一个非宗教徒,所以我的心是自由的。

晚上,我坐了火车,经历了三个小时,终於见到了我的一个多年好友,并住在她家。很多年没见了,我们却似乎像无比亲近的故人,好像心一直都没隔离过一样。我和她畅谈这几天的经历,又很愉快地聊我们在心理谘询从业中的成长,这几年的成长……我再次感觉到,这短短的七天,似乎过了自己的一生,因为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自己在红尘中的轮回。

第二天,我在好友的陪同下,匆匆游了一下兰州,看了满江鹭鸟和野鸭的母亲黄河,便踏上了回家之路。飞机在傍晚起飞,在近淩晨的时候降落在白云机场,啊,就是这个我这一段时间来天天看着飞机起降的白云机场,我工作的场所。突然,我想到还在江西寻找心灵归家之路的另一个好友,想到旅行的第一天她回应我的一句话:嗯,梦,我在火车上。

嗯,梦,我们都在路上。

 
 
 

游客评论

  • 张先生2018-02-09评论三峡人家说:

    风景不错,添加了些人文表演,还是值得一去。景区已经开始过度开发,估计以后就是人文景观了,╮(╯▽╰)╭。都不知道大家为啥来! 门票太贵,景区管理太不厚道,不是腿脚不便的话,爬山参观“山上人家”千万别坐所谓的电梯,那就是三阶滚梯,每节大约30米长吧,为逼游客消费,将旁边的楼梯封掉,让绕路上山。但下山,还是绕路观看其他景点,我没坐电梯,步行游览,总共花了1个多小时吧(从滚梯旁的楼梯可以下山),坑爹!水上人家(龙进溪)最值得一看。 过度开发就是破坏!

  • 虫豸2018-03-08评论西湖说:

    适合旅游的季节:一年四季都合适,但是建议不要赶在五一.十一黄金周去,去的话,那么恭喜你,你可以体验人海茫茫寻找另一位的感受。景色没看到,倒是看到一堆人头。 西湖旅游方式:时间多,体力好的话建议漫步,因西湖旅游区比较大,要想逛玩,建议可以租一个自行车,在西湖边有许多租自行车的点;租车费用:押金100-200之间,1个小时之内是免费的,1小时后才开始收费,1元1小时,喜欢这样的便民服务。 建议:西湖边租车的地方很多,有私人的,有市政服务的,建议大家可以租那种可以随便在哪个点还车的,有一些租车服务是需要你回头原点租车,很不方便。 建议游完线路后可以租一个船,小船40元/小时,可以坐4个人。很划算的

  • 响宝宝2018-03-24评论张家界说:

    张家界的美无需多言,看过86版《西游记》、《阿凡达》都会对其特别向往。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是武陵源景区最知名最热门的,张家界中心汽车站就在火车站出站口的左手边20米处,下了火车可直接坐各景区线路汽车到各个景区大门口,不要去搭理找你拼车说马上走的黑车司机。如果需要在景区住宿建议住在天子山丁香榕区域,位置好,出行方便,走几步就可以坐景区内免费提供的环保车,且离看日出的最佳地方大观台步行只要10分钟。但是节假日和暑假要预定,临时找的话很被动,景区里面住宿很少。对出租车司机、导游提出的有关酒店、餐饮、旅游方面的建议要多留点心,不要轻信。

  • 张先生2018-02-09评论九寨沟说:

    中国最美的地方,希望大家最后才去游览这个地方,不然以后你看到的所有水都会和九寨比,而且,你懂的。这里是水的天堂,水是每一面都能在这里发现,奔腾的山涧,静溢的湖水,倾泄的瀑布,也能看到水的各种颜色,青、蓝、白、透。以前九寨里面可以住人,不知道现在还能住吗。希望到原始森林的这一段路途步上去,可以避开人流,欣赏到不一样的风景,悟到不一样的人生。

  • 虫豸2018-03-09评论扎嘎瀑布说:

    牟尼沟景区算是黄龙景区的一部分?反正入口写着是黄龙管理局管理的。 整个景点人不是很多 这点太重要了 大家笃笃定定往上爬 沿途看看树木 听听讲解 还是比较惬意的 据导游说这里没开发前 还有很多野生小动物出没呢! 整个景区最大的景点就是“扎嘎瀑布”啦!世界第一钙化硫叠瀑 好拽的样子!并不是特别恢弘 跟亲一天看的九寨沟诺日朗瀑布不能比啦~~ 但是大概“质地”还是挺特别的 瀑布游客少 合影随便你拍 还蛮开心的!

  • 张先生2018-02-09评论张家界说:

    张家界景区是一个现实版本的盆景,风景犹如油画般的美丽,感谢大自然的馈赠,去过很多的景区森林公园,第一次看见十分的壮观,每根石峰是那么的笔直。也许这就是人们说的世外桃源所在地,张家界我很喜欢。个人看来,袁家界跟天子山景区的奇峰异石颇为相似,而杨家界景区却不一样,景区内的天波府、乌龙寨、一步登天、空中走廊等景点极具特色,而且因为该景区会耗费极大体力,所以这边的旅行团很少,可以避开旺季时汹涌的人潮,有条件的朋友一定不要错过杨家界。

  • 张先生2018-02-09评论鼓浪屿说:

    鼓浪屿,厦门境内第三大岛,因涨潮水涌,浪击礁石,声似擂鼓而得名。岛上琴声飞扬,人才辈出,钢琴拥有密度居全国之冠。代表景点有:日光岩、菽庄花园、皓月园、毓园、鼓浪石、鼓浪屿钢琴博物馆、郑成功纪念馆。岛很大,小巷也多,很容易在岛上迷失,不过鼓浪屿就是用来迷失的,最好在岛上过个夜。

  • 响宝宝2018-03-24评论三峡人家说:

    三峡人家与三峡大坝同为宜昌两个5A景区,依山傍水,风情如画,推荐一去。宜昌市内有太多的两坝一峡(三峡大坝、葛洲坝和三峡人家)一日游的旅游团,跟团意义不大,一天游览3个景点非常赶,纯粹走马观花。三峡人家景区较大,建议安排半天到一天时间,先游龙进溪再游巴王寨,巴王寨上山下山多,比较费体力,从巴王寨下山可到明月湾码头坐船出景区,不走回头路。从宜昌夷陵广场乘坐10-1路旅游专线车终点站下,15元一人,一小时能到。门票150元,渡江往返船票30元从胡金滩码头进入景区一定得买。景区每天有7场民俗表演,不用刻意算好时间去等候,表演地彼此较远,人气高的表演如土家婚嫁节目基本是一小时一场,遇上概率非常高。

  • 响宝宝2018-03-24评论九华山说:

    九华山是地藏菩萨的道场,自然风景少了点,适合去拜佛烧香的人过去。从黄山风景区那直接坐大巴车过去,这趟车是屯溪发车终到九华山的,在青阳汽车站会换给当地的小车送到九华山客运中心,从这里要花50元的交通费坐车到九华山脚下,是来回的钱,同时这个票还可以在九华山脚下那个镇上坐车免费送到爬山的地方,千万别直接坐小车去那个山脚下的镇里。他们会说只要20省5元,其实在老街那到爬山的地方还得花5元,价钱就一样了,但是不安全啊,那一路盘山路还容易晕车。千万别上当。住宿可以团购的

  • 响宝宝2018-03-24评论西湖说:

    因位于杭州古城西面而得名。是中国十大风景名胜之一,2011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西湖三面环山,一面临城,水域面积达5.6平方公里,湖中有岛,岛中有湖,天水相连,湖光山色交相辉映,亭台楼阁,古刹庙宇等古建筑公布岸边,一年四季风景各不相同。南宋有苏堤春晓、曲院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花港观鱼、柳浪闻莺等十景,现有云栖竹径、满陇桂雨、虎跑梦泉、龙井问茶、九溪烟树等新十景。门票已免费。乘K2、27、28、Y1、Y2到断桥站下车即到;地铁1号线到凤起路站和龙翔桥站也可到。游西湖最好租自行车,省时省力,既浪漫,又自在,尽情欣赏美景。

  • 响宝宝2018-03-24评论云台山说:

    尽量选择在淡季去云台山,因为周未、法定节假日还有夏天的人特别多,有时候几乎路上看到的都是人,根本走不开。最好安排两天时间,能在云台山住宿一晚,才有时间去体验太行山水雄险奇秀、才能切实感受第一批被评为世界地质公园、5A级景区的魅力。门票旺季(3月-11月)210元含交通费用60元,淡季150元。云台山的餐饮住宿以农家乐为主,干静卫生;饭菜有快餐、地方特色(土鸡、野菜等),每人10元钱就能吃饱;住宿每人100元左右,晚上还有跳舞等娱乐活动。

  • 张先生2018-02-09评论云台山说:

    河南的云台山是一处极好的喀斯特地质公园,虽然门票需要200多元,但游玩体验很好,极力推荐!云台山景区主要以山、水、峰、峡而著名,并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包括红石峡、潭瀑峡、茱萸峰。特别是红石峡,整个峡谷由红岩绝壁构成,崖壁通体赤红色,峡谷内有瀑布,有深潭,移步换景,徒步走一圈并不太累。

  • 虫豸2018-03-08评论黄山说:

    黄山实在太美,非常值得一去。但黄山的美景只有合适的天气才能看到,如果是阴天雾天,就看不到什么了,所以登黄山只需两三天,但最好在黄山市安排多些时间,提前一两天看天气预报适合才上山,其余天在黄山周边景点玩。黄山地方大,美景又多,感觉安排三天游比较适合。一天游只能是到此一游,两天游可能会漏了一些景点。在山上多数会住天海和北海的比较多。个人觉得住北海比较好,后山比较开阔,人也少,比较舒服。而且可以在信峰看日出,比光明顶看人要少很多。山上节假日,周末(周五,六)住宿比非周末贵起码1/3,尽量避免节假日住山上。登山一定要精简行李,尽量减重。多带点小蛋糕做中餐,巧克力,牛肉干等可以补充体力。

  • 响宝宝2018-03-24评论泰山说:

    泰山位于泰安市北郊,距离火车站较近,从泰安站打车10元可到泰山红门。泰山最经典的登山线是从红门一路往上到山顶,大致为红门--中天门--南天门,红门线是历朝皇帝的登山御道,一路上古迹众多,景色壮美,大约四小时可以登上山顶。 泰山山顶时常云雾缭绕,因此观赏日出需要一定运气。由于景区24小时开放,可以选择在夜间11点开始登山,四点左右到日观峰观赏日出,而后做索道或徒步下山。山顶住宿性价比极低,不建议在山上过夜。

  • 响宝宝2018-03-24评论九寨沟说:

    童话九寨沟,一个让人来了还想来的地方,景色真是美,无法形容的美。一年四季都可以来,春天春暖花开,夏天看碧波荡漾,秋天看满山金黄,冬天看银装素裹。我是夏天去的,早晚比较凉,需要外套,甚至更为夸张的可以穿棉服,中午还是很热的,所以,不要感冒啦!九寨沟游了一天,里面的景点和景点之间是有公交车接送的,但是有两条线,自己要做好规划,不然到时候游玩的时候可能来不及喔!重点推荐五彩池喔,虽然黄龙也有五彩池,但是九寨沟的绝对完胜哈哈。

  • 虫豸2018-03-08评论少林寺说:

    少林寺名气实在太大,节假日过去看到的到处都是人,感觉严重被商业化包围了。少林寺和三皇寨、塔林是联票100元,门票不算贵,一般1个小时就能把少林寺游览完,不去三皇寨感觉有点浪费了。那边黄牛也多,他们手上的票都是景区废弃的,不要去搭理他们。从少林道口下车延岔道步行十几分钟就能到少林寺,路边会有面的问你去不去少林,千万别坐,很短的路程,免得他拉你到其他地方兜圈子。武术表演设有两个地方,一个是露天式的,一个是封闭式的,封闭式更好看点,但最好提前20分钟到达室内,否则就没位置了,观看武术表演时,旁边的购物店会不断地喊:“凭手里的门票免费领取一份纪念品”。千万不要觉得是捡了便宜,搞不好就要上当。

  • 响宝宝2018-03-24评论黄山说:

    黄山实在太美,非常值得一去。但黄山的美景只有合适的天气才能看到,如果是阴天雾天,就看不到什么了,所以登黄山只需两三天,但最好在黄山市安排多些时间,提前一两天看天气预报适合才上山,其余天在黄山周边景点玩。黄山地方大,美景又多,感觉安排三天游比较适合。一天游只能是到此一游,两天游可能会漏了一些景点。在山上多数会住天海和北海的比较多。个人觉得住北海比较好,后山比较开阔,人也少,比较舒服。而且可以在信峰看日出,比光明顶看人要少很多。山上节假日,周末(周五,六)住宿比非周末贵起码1/3,尽量避免节假日住山上。登山一定要精简行李,尽量减重。多带点小蛋糕做中餐,巧克力,牛肉干等可以补充体力。